• <sup id="k2kmm"><input id="k2kmm"></input></sup>
  • <table id="k2kmm"><center id="k2kmm"></center></table>
    <table id="k2kmm"><noscript id="k2kmm"></noscript></table><table id="k2kmm"><noscript id="k2kmm"></noscript></table>
  • 浙新辦[2010]32號
    浙江工人日報社 主辦
    新聞服務熱線
    0571-88851111
    采訪中心:0571-88851111
    報紙編輯部:0571-81916093
    新媒體部:0571-88864594
    事業發展部:0571-89937119
    首 頁 | 工 會 | 企 業 | 人 物 | 維 權 | 讀 書 | 民 聲 | 人 間 | 視 覺
    您現在的位置: 浙江工人日報網  >   正文

    住臺門屋的日子


    2022年08月31日 10:25   來源: 浙江工人日報   作者:董柏云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我家租住在紹興市區西小河沿的一個臺門里。一住就是數十年。很有年代感的臺門,斑駁的墻壁,吱呀作響的門窗,屋頂上黑黢黢的椽子,以及破損的地板,這是我對老屋最深刻的印象。

      有天井,臺門很明亮,陽光從早到晚都能照進老屋。屋面的瓦片連綿起伏排列有序,落雨時雨水沿著天溝始而淅淅,繼而涓涓地向下流淌。天井四角各家各戶置有一口水缸,天落水也是人們的生活用水。

      臺門屋住著四五戶人家,當時每戶人家至少四五個孩子,因此,我們臺門里的孩子在一起好是熱鬧。這天井,自然是小伙伴們玩耍的樂園。

      一間房子,要住多久,才能留下你和家人的氣味?這氣味在墻壁上、地板上、灶臺邊……房子里這些氣味,點點滴滴,像空氣一樣彌漫,逃不過你的鼻子。

      每到晚上,燈熄人靜時,人還沒入睡,老鼠在梁柱上竄來竄去,發出“吱吱”的叫聲。父親用木弶捉鼠,一塊比磚還小的木板,中間固定著彈簧和鋼絲扣子,鋼絲扣子與機關相連,機關上插上油條之類的食物。到了夜晚,木弶放在米桶蓋子上,或老鼠常出沒的地方。老鼠聞到香味,啃咬誘餌,觸動機關。隨著“啪”地一聲響,屋子里才會安靜好久。

      老臺門,承載著老屋居民揮之不去的珍貴記憶。那些挑水的日子,至今記憶猶新。那時臺門還不通自來水,只能到弄堂口一個公用水龍頭去接水。

      我在十多歲時便開始挑水了。家有兩只喇叭狀的鐵桶,曾記得一分錢可打8桶水。我就用勾頭小扁擔挑水。挑水時,步子從容,肩上的扁擔一悠一悠地顫著,水桶也跟著有節奏地漾動。水挑到灶間,母親拎起水桶,輕輕靠著缸沿倒了下去,點滴不出。到了夏天,弄堂口唯一的水龍頭擠滿了擔水的人,鐵桶、木桶排起了長隊。這樣不停歇地挑水,一直到臺門里各戶人家都安裝了自來水,才結束挑水過日子的歷史。

      在我的人生里,靜臥著這樣一所老房子。它是有靈魂的、有故事的,是安放你命運故事的某一角落。它一直庇護著我的內心,從喧嘩到沉寂,從綻放到枯萎。

    責任編輯:張永炳 
    版權和免責說明:凡注有"浙江工人日報記者"或電頭為"浙江工人日報網"的稿件,轉載必須經原創作者同意,并保留"浙江工人日報"等字樣。

    相關內容
    廣告聯系 | 關于我們 | 法律聲明 | 投訴建議
    浙江工人日報網版權所有 ©c2008 浙ICP備05017986號    浙ICP備05017986號-1  
    浙江省新聞道德委員會舉報中心投訴電話:0571-88901234  手機短信:18806501498  傳真電話:0571-85175125  郵箱:zjsjx@zjncws.com.cn  
    50岁的女人风韵犹存,娃交videossex,美女被强奷很舒服好爽好视频爽
  • <sup id="k2kmm"><input id="k2kmm"></input></sup>
  • <table id="k2kmm"><center id="k2kmm"></center></table>
    <table id="k2kmm"><noscript id="k2kmm"></noscript></table><table id="k2kmm"><noscript id="k2kmm"></noscript></ta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