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up id="k2kmm"><input id="k2kmm"></input></sup>
  • <table id="k2kmm"><center id="k2kmm"></center></table>
    <table id="k2kmm"><noscript id="k2kmm"></noscript></table><table id="k2kmm"><noscript id="k2kmm"></noscript></table>
  • 浙新辦[2010]32號
    浙江工人日報社 主辦
    新聞服務熱線
    0571-88851111
    采訪中心:0571-88851111
    報紙編輯部:0571-81916093
    新媒體部:0571-88864594
    事業發展部:0571-89937119
    首 頁 | 工 會 | 企 業 | 人 物 | 維 權 | 讀 書 | 民 聲 | 人 間 | 視 覺
    您現在的位置: 浙江工人日報網  >   正文

    賦能新業態從業者,助力數字經濟發展


    2022年04月12日 09:44   來源: 浙江工人日報   作者:黃新發
     

      近年來,數字技術不斷模糊生產與消費、工作與閑暇之間邊界,使得勞動關系變得更為復雜。加之在傳統勞工組織轉型乏力,互聯網經濟瓦解和顛覆穩定雇傭關系的背景下,勞動群體“數字鴻溝”現象越發明顯,正遭受著由數字技術的無規制應用帶來的就業不穩定和工作環境惡化的后果。數字時代中催生出的外賣送餐員、網約車司機、平臺家政人員等新就業形態群體,呈現出“去勞動關系化”趨勢。一方面,這種“去勞動關系化”的趨勢以降低用工成本和用工風險為出發點,置勞動者的工作和社保福利于不穩定的狀態之中;另一方面,原有的建會入會模式已不適應新就業形態勞動者,使得這一群體在勞資沖突中處于相對劣勢地位,他們的勞動權益保障無法得到有效維護。

      之所以說原有的入會模式已不適應新就業形態勞動者的原因是入會資格。原《工會法》把“以工資收入為主要生活來源”界定為工會會員資格的唯一標志,但實踐中如何認識與理解該條款存有爭論。一種觀點認為,勞動者加入工會的前提條件是勞動者與用人單位存在勞動關系,無勞動關系的勞動者無資格加入工會。該觀點實質將勞動者一方的入會資格與勞動關系捆綁。依據這一認識,目前大量未建立或不存在勞動關系的新就業形態勞動者,如外賣小哥、網約車司機等就可能無權參加和組織工會。另一種觀點主張現行法并未將入會資格和勞動關系掛鉤。從法律條文本身的表述來看,職工入會資格的核心要點僅在于要求以勞動所得為主要生活來源,而不要求所得必須建立在勞動關系基礎上。

      本次《工會法》修改的一個亮點就是解決了新業態從業人員的入會資格!豆ā返谌龡l增加了“工會適應企業組織形式、職工隊伍結構、勞動關系、就業形態等方面的發展變化,依法維護勞動者參加和組織工會的權利!痹撘幎鞔_了新就業形態勞動者參加和組織工會的權利,為正在進行的新就業形態勞動者加入工會和組織工會的工作提供明確的法律依據,也是當前工會建會實踐的總結。黨的十八大后,工會會員入會資格的政策制定和實踐,在入會資格上,并不以有無勞動關系為前提,如《中國工會章程》《推進貨車司機等群體入會工作方案》《新就業形態勞動者入會集中行動工作的實施方案》,均未糾結于勞動關系的有無,直接推動上述勞動者群體入會或者建會。從更長遠的發展來看,此次修改將是《工會法》適應數字時代勞動關系變革的重要調整。

      解決入會資格只是為新業態從業人員賦能的第一步。由于新就業形態勞動者用工關系類型多元、用工方式靈活、組織形態松散、利益訴求差異化明顯以及平臺用工本身帶來的問題,其組織方式、權益維護均具有特殊性。而且在創新勤勞致富過程中,要求充分發揮要素分配功能。這就要求工會在定位上、職能上和賦能工具上都需要與新業態相適應。

      在定位上,用法律將《中國工會章程》中“中國工會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職工自愿結合的工人階級群眾組織,是黨聯系職工群眾的橋梁和紐帶,是國家政權的重要社會支柱,是會員和職工利益的代表”這一表述入法,進一步表明和堅持我國工會除具有階級性、群眾性與自愿性的性質外,工會還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重要社會政治團體。用法律來明確這一定位,將更加有利于工會不忘初心,積極履職,更有利于數字經濟組織建會。

      在職能上,把維護職工合法權益和竭誠服務職工群眾界定為工會的法定職責,這是對工會在新時代的功能的最好概括,也是今后工會在黨的第二個百年目標發展中的功能定位。這不僅是完善了工會基本職能的表述,更是明確了工會的任務與目標。這必將激發數字經濟組織建會的虹吸效應。

      在賦能工具上,職工的需求就是工會工作的第一信號。集體協商、組織職工參與本單位的民主選舉、法律援助、勞動技能競賽、職業教育、制度建設等眾多新增或更加明確的工會賦能工具,可以使得工會在新形勢下維護好包含新就業形態勞動者在內的廣大職工合法權益,更直接、更深入、更貼近地做好職工服務工作,幫助職工解決“急難愁盼”問題,這必將使得工會在其履職過程中能夠更加得心應手,在數字經濟發展中更加得民心。比如,集體協商不僅是要素分配、共同富裕、勞動者權益維護的重要工具,更是《個人信息保護法》明確的個人信息保護工具。再如《公司法》(修正意見征求稿)明確職工人數超過300人的公司要設有職工董事,這一制度的落實離不開公司的民主選舉。這些工具不但是職工獲得權益保護的需要,也是市場經濟主體得以健康發展的需要。這必將增加數字經濟組織建會的主動性。

      總之,此次《工會法》修改是一次適應新時代要求的修法,將極大地促進新時代工會各項工作,尤其是會極大地促進數字經濟行業的工會工作,從而促進了數字經濟本身的健康發展。

      (作者系浙江省律師協會勞動和社會保障專業委員會主任)

    責任編輯:張永炳 
    版權和免責說明:凡注有"浙江工人日報記者"或電頭為"浙江工人日報網"的稿件,轉載必須經原創作者同意,并保留"浙江工人日報"等字樣。

    相關內容
    廣告聯系 | 關于我們 | 法律聲明 | 投訴建議
    浙江工人日報網版權所有 ©c2008 浙ICP備05017986號    浙ICP備05017986號-1  
    浙江省新聞道德委員會舉報中心投訴電話:0571-88901234  手機短信:18806501498  傳真電話:0571-85175125  郵箱:zjsjx@zjncws.com.cn  
    50岁的女人风韵犹存,娃交videossex,美女被强奷很舒服好爽好视频爽
  • <sup id="k2kmm"><input id="k2kmm"></input></sup>
  • <table id="k2kmm"><center id="k2kmm"></center></table>
    <table id="k2kmm"><noscript id="k2kmm"></noscript></table><table id="k2kmm"><noscript id="k2kmm"></noscript></table>